露天电影

来源:戎星战友原创作者:木每

  我一直很喜欢看电影,休闲时光常常选择看电影来打发。现代化电影院的震撼视听、家里电视机跟前沙发上的轻松惬意、游走在网路上鼠标的随心所点,不同的观影方式能给人带来不同的享受。然而,在我记忆深处关于电影的最初印象,则定格在白色黑边的电影幕布上,还有放映机那熟悉的沙沙声和头顶上光束里的漫天飞蛾,这些构成了穿插在我童年记忆里的快乐天堂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上小学的时候,父亲厂里的喇叭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放电影的通知:“职工同志们,今天晚上八点放电影,请大家提前入场!”每当听到这个通知,母亲都会提前做好晚饭,让我早早吃完,好去放电影的露天场地“占位子”。说到“占位子”,这是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“任务”,不过在我的记忆中,不管我吃得多快,搬起小凳跑得多快,却从来都没有第一个到露天场地过。

  晚上七点钟左右,露天场地上就已经间隔摆满了“占位子”的小凳,大家很有默契地在每个小凳之间至少留出两个大人摆凳子的地方。七点半以后,大人们陆续到场了,露天场地更加热闹起来。除了小孩子们的追逐打闹,更多了大人们之间絮叨家长里短的眉飞色舞。这时,放映机也已经打开调试光线,小孩子们故意成群结队地在宽宽的幕布前跑来跑去,让幕布留下我们欢快的影子和大大的脑袋。

  电影开始后,露天场地便一下子安静下来。小孩子们飞快地回到父母身边,前排的可以坐在自己的小凳上,后面的则只能抱在父母身上。这时,除了电影里的声音,就只有放映机的沙沙声和嗑瓜子声。那时放映的多数都是革命战争片,我们小孩子不能完全看懂里面的故事情节,不过很容易分清谁是“好人”,谁是“坏人”,汉奸的头发永远都是油亮的。我最喜欢看的影片要数《地道战》,觉得在房子下面挖地道很神奇,可以通往任何我想去的地方。我家住在三楼,挖地道是没可能了,所以我总在梦里挖着各种通向小伙伴家的地道。

  电影散场的时候,大家都拎着自己的凳子往回走,留下满场的瓜子壳等着打扫卫生的阿姨去清扫。大人们一路上说个不停,或聊着电影里面的精彩情节,或继续开影前没有聊完的话题。通常情况下,父亲会帮我拿小凳,母亲牵着我走,在嘈杂的人流中,我渐渐地开始犯困。

  后来,露天电影随着我的童年一起慢慢远去,就像那一去不复返的八十年代。然而,不论黑白电视、彩色电视、等离子、液晶如何更新换代,不论电影院环境、音响如何舒适一流,不论现在的精神文化生活如何丰富多彩,我对露天电影的那份特有的怀念却一直都没有变,我怀念黑色夜幕上的繁星点点,怀念许多熟悉的人聚在一起的那种简单纯粹,甚至怀念夏天叮咬的蚊虫和冬天席面的寒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