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后,已站到了军旅路口

来源:戎星战友原创作者:豌豆尖


1.jpg

每逢路口,终要选择。向左或是向右,牵绊的不仅有家国情怀,还有柴米油盐、鸡毛蒜皮,外加一路感叹。

81年的中校兰最近感到有些寂寞。

好友笑今年转业了,就像之前的好友彬、好友芸一样,从提交转业申请,到最终从办公楼里消失,也就短短几个月时间。

仿佛昨天还在一起憧憬到地方后的各种情形,今天就已各自一方、互不相知。

“噢,今天笑没有来。”当中校兰从文件堆中抬起头时,发现又错过了饭点,才想起好友笑再也不能来喊自己去食堂了。

85年的好友笑确实喜欢笑,笑起来让周围的人都感到温暖。

笑的爷爷是一位战功赫赫的开国将军,老一辈经历的腥风血雨放在现在就是一种传奇。

军事世家的出身,让笑自然而然地选择了部队。工作积极认真、为人热情活泼,是领导和同事们对她的一致好评。

要不是遇上军改、要不是儿子的降生,一切都不会改变。

2016年,“脖子以下”的军改开始动刀,波及到笑所在的团级单位,体能、技能、智能要求全面提升,工作节奏全时进入战斗状态。

这时,儿子降临到好友笑的生活中,孕育、生产、哺育,笑不仅要应对新手妈妈的激动和忙乱,还要面对单位改革的繁忙和压力。

“必须要有所取舍了,我想,儿子是来帮我做这个决定的。”中校兰记得好友笑第一次跟自己提转业想法后,嘴角恢复了多日未见的笑容。

对于笑的决定,中校兰也激动了好些天,就像自己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一样。

然而,桌上的文件依然成堆,待完成的工作不分白天黑夜地揪着兰的每一根神经,磨砺着这个处女座中校的斗志。

中校兰收起思绪,在网上点了个外卖,继续对着电脑敲击。

坐在中校兰对面的小杨,最近喜形于色,连手机铃声都换成了欢快的“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”。

行政副团的调级命令基本板上钉钉,这对于行政干部而言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其实,84年的小杨,有着“军中清华”国防科大的研究生学历,转搞行政,也是当年党委班子的识人之举。

正所谓,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。短短几年,小杨已经成长为一名既精通干部政策,又轻松驾驭各类信息系统的干部干事。这样的人才,不论在机关还是友邻单位都炙手可热。

如今,不到34岁就调了行政副团,后续真是前途不可限量。

“小芳……申请复员了。”下午刚一上班,小杨就悄悄地告诉了中校兰这个消息。

“啊?怎么会!”中校兰惊叹一声,脑子里回响着小芳主持各种文艺晚会时甜甜的声音。

88年的小芳,长相可人、声音甜美,毕业分配到单位后,一直与中校兰搭档得很好,为单位宣传工作的开展助力不少。

生活中,小芳非常有爱心,养了一只宠物猫,梦想着出部队以后,自己开一家宠物店。

可这么年纪轻轻的一个阳光女生,怎么就突然选择复员了呢?

中校兰心如乱麻,但又实在来不及多想,手上材料的时间太赶了,稍一分心,今天就有可能交不了差。

“唉……”中校兰只得长叹一声,闭上眼睛,使劲摇晃一下脑袋,试图甩掉一切烦扰,又继续对着电脑敲击。

下午五点半,中校兰终于敲完最后一个字,赶在六点下班前完成了呈报工作。

太阳西沉,办公楼里的人渐渐散去,中校兰已无力动弹,对着电脑发呆,任光标在句号处无尽地跳动。

最近实在太忙了,忙得忘了儿子是哪天期末考试,忙得回绝了好友的多次相邀,忙得好久没有做一顿晚饭,忙得已经一个月没给老爸打电话了……

以后会如何呢?对于这个问题,中校兰忙得都还没有好好想过。

眼看身边的同龄战友,有的当了科室主任,有的评了技术高职,有的转业成了公务员,有的复原当了公司老总,还有的选择了自主择业,而自己还没有好好想过,这怎么说得过去呢?

2.jpg


部队需要自己,家庭也需要自己,孰轻孰重,孰先孰后,一两句话难以说清;是进是退,是走是留,一时间难以抉择。

其实,跟中校兰一样的80后们,都已站到了军旅的路口,有的选择继续前进、更上层楼;有的选择默默无闻、顺势而为;有的选择急流勇退、再创辉煌;还有的选择毅然转身、与世无争……

不论哪种选择,都是一个不容易的决定;不论哪种选择,都容不得轻易评说;不论哪种选择,都曾为军功章奉献过;不论哪种选择,都请祖国和人民不要忘记我们!(文中人和事皆为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