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不如狗,而中年军人却成了例外

来源:戎星战友原创作者:豌豆尖

前段时间,中年不如狗的话题成为网络热议,不论男人不如狗,还是女人不如狗,无非是一幕幕全世界都等着依靠你、你却无人可依靠的中年悲怆。

而中年军人却成了例外,因为——谁都指不上依靠他们。

陪不了变老,伴不了出生,给不了浪漫,见证不了成长。尽管背负千斤愧疚,他们仍义无反顾地前行在强军路上。


“你爸这两天情况不太好了……”

旅长王放下打给老母亲的电话,抖着手点燃了一支香烟。

和往常执行重要演习任务前一样,旅长王告诉老母亲自己要去出差,手机可能会没有信号。

老母亲从来都不会过问儿子去哪里,因为她知道,儿子不说一定有不说的理由。

无非就是交代儿子要注意身体,注意动了手术的腰椎,记得按时吃饭,回来给家里电话报个平安。

末了,老母亲终究迟疑了几秒钟,内心挣扎着告诉了旅长王老父亲的状况。

旅长王当然明白老母亲话里的含义,这是多年来与家人形成的一种默契,但却始终鼓不起勇气,跟老父亲在电话里说一声再见。

离部队开拔还有30分钟,战士们已经在楼下集结完毕,一张张年轻的脸庞透着执行任务前的紧张与兴奋。

参谋已经来提醒了两次,旅长王必须下楼了,部队还等着他做战前动员。

这个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将似有千斤重的手机锁进铁皮柜,重重地关上了办公室,加快步伐奔向楼下。

一个月的演习非常成功,旅长王还是那个不可战胜的王牌旅长。

只是这次归队后,旅长王没有给家里打电话,而是直接请假回了家,在老父亲的坟头坐了很久很久。


“小丽生了,是个大胖小子!”

接到丈母娘电话时,军士长刘正领着一帮小战士趴在一堆机线里拨弄着。

“好,好,太好啦!妈,您辛苦啦!”军士长刘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。

“我辛苦什么,快跟你媳妇说两句。”丈母娘嗔怪着。

“老婆,你辛苦啦!下个月的工资一发,我全都打给你,给你和儿子买好东西吃!”军士长刘还是继续语无伦次,讲不到重点。

“儿子才生下来,能吃什么好东西呀!你什么时候回来?你们部队不是有护理假吗?”小丽也嗔怪着。

“是这样的,老婆,我们团刚启动机房改造,团长钦点我负总责,这个时候,我走不了呀……要不,再辛苦一下妈,我弄完就回来……”军士长刘的声音越来越小,他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。

“唉……那你给儿子想个名字吧,想好了告诉我……弄完了你一定要赶紧回来啊……”

对于军士长刘回不了家的理由,小丽说不上有多理解,只是已经习惯,谁让自己当初选择了他呢?

三个月后,军士长刘圆满完成机房改造任务。直到他去请假时,团长才知道军士长刘错过了孩子出生的珍贵时刻,庄重地对着这位十几年军龄的老兵敬了一个军礼。

没见证到儿子的出生,却赶上了儿子的百天,军士长刘一家人终于团聚一堂,其乐融融。


“妈,这次期末调考我得了满分!”

中校兰这天没有加班,才迈进门,儿子就飞奔过来告诉了她这个喜讯。

中校兰一把将儿子揽在怀中,亲了亲儿子的额头,才发现10岁的儿子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肩膀。

自己是有多久没有仔细观察过儿子了?那稚嫩的脸庞分明已经生出些许棱角,那稚气的声音分明开始有了足够自信。

中校兰自知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。当别的妈妈们奔波在各种补习班之间时,当假期还没到各大旅游线路就被了妈妈们研究了个遍时,自己却只会十年如一日地上班加班、上班加班。

没有送儿子参加补习班,中校兰一直担心儿子成绩落后,所幸儿子还比较争气,考试总能取得较好的成绩。

没有带儿子到处旅游,中校兰一直担心儿子有所怨言,但儿子只是在少数次闲谈中,流露出对同学们的羡慕。

“妈,你今天上班一定累坏了吧,快坐下来,我帮你揉揉背。”儿子见中校兰在发呆,小大人似的将她牵到沙发边坐下。

儿子的小手在中校兰背上不停揉动,不轻不重,也揉动着这个中年女人外刚内柔的心。

一时间,中校兰感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母亲,自己全心扑在热爱的军队事业中,虽无暇顾及儿子,却丝毫没有影响生命的日渐茁壮。